张胜开回到故乡 乡音不改鬓毛衰 - 中国•宁晋 电子政务平台网站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宁晋 >> 历史文化 >> 历史文化
  •  

    张胜开回到故乡 乡音不改鬓毛衰
    时间:2018-07-03 09:05:35
          一大早,张胜开来到西关饸饹锅。用一口流利的宁晋话,跟别人聊天,丝毫感觉不到他已多年未曾回家。
          张胜开,宁晋县河渠镇大北苏村人,中国林业作家协会会员、新华社签约摄影师、中国青年摄影网总编辑,出版有生态文学作品集《足迹》。因今日头条号“凯歌声声”被县内外熟识。
         他说,再次回到家乡,很有感触,心是热的,脑袋也是热的。刚下客车的一瞬间听到熟悉的乡音“老板,来甏水!”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

          张胜开记忆中的宁晋还是上个世纪的模样,虽然现在来去方便,因为工作缘故,一晃已是多年不曾踏上故土。即使通过电视、网络以及跟亲友通话,了解到宁晋的进步与发展,也不如亲身体验来得更具说服力。
          5月10日,张胜开终于再次与亲朋好友相聚。逛文化馆,访老建筑,游北新艺小,参观泥坑酒业、赵艳飞文化大院,登童泰方舟,看中盐龙祥,吃西关饸饹……重游旧地,滋味别样,张胜开感慨万千。
          “几个房子,几个缝纫机,大的家庭作坊。”这是张胜开脑海中的宁晋服装厂,看到童泰后,他转变了看法:“它已经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家庭作坊了。无论产品、无论建筑、无论理念,童泰都无愧世界第一!”
          张胜开说,“现在的宁晋已今非昔比,变化可谓翻天覆地。高楼大厦林立,道路四通八达,企业规模宏大,居民生活便利……处处都是一派繁荣景象。宁晋的发展让我流连忘返,老乡的热情友善更让我感动不已。”
         15年前,张胜开因婚姻迁居天府之国四川,成为一名记者。他的传奇经历开始于2001年——那是他第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2001年,时为《瓦屋山》报记者的张胜开和同事李俊贸然闯进了这个被称作“百慕大三角”神秘而恐惧的禁地。死里逃生的张胜开用文字仔细地描述他们与死神挑战的动人故事,这也成为第一篇详细记载迷魂凼的长篇新闻通讯,先后被国内外多家媒体转载。
          2007年,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走遍中国》栏目组以张胜开为主要人物,以《瓦屋山惊魂》为题,向全世界播放了这个神秘的迷魂凼。
    此后,凭着他敏锐的新闻眼光,他写的新闻在社会上一次又一次引起反响。
          “自己的身上,永远淌着家乡特有的悲壮之血。十年前一天,我刚从汶川大地震灾区回来,因为帮助别人抓小偷,不幸把右腿摔成三处粉碎性骨折,当事人却说,‘不是我喊你帮我抓小偷,所以与我无关。’”在流血流泪的悲痛时刻,张胜开毅然选择背着行囊,带着身心的伤痕,独自一人流落到了边疆。

          家乡并没有忘记他,领导和亲朋好友们纷纷安慰鼓励。为了让他了解家乡现在的情况,还定期把家乡的报纸邮寄到他身边,并把他的事迹刊登在县政协出版的文史资料《宁晋人在四方》一书。
          “家乡的关心使我重新站立起来,于是我又拿起笔,成为边疆党报的一名记者。”这期间,张胜开发现和推出了世界上最长寿的人、中国最长寿的男人、美女模特特警等一批轰动世界的新闻人物和事件。
         世界上最长寿的人131岁的阿丽米罕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她遇见了眼前这个河北宁晋人,才使她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全世界,被认证为中国第一寿星和世界上最长寿的人。
          张胜开与阿丽米罕分别后的第一个春节,她让家人拨通张胜开的电话唱道:我是阿丽米罕,我给宁晋人民拜年,祝福宁晋人民健康长寿,阖家团圆……

         他从小就爱上了写作,而且“一朝立志,永生不改”,一直坚持到现在。多年前,一群文学青年自发成立了癞蛤蟆农民文学社,张胜开是其中的成员之一,曾在癞蛤蟆杂志上发表《指南针》等诗歌作品。

          对每个远离故乡的游子来说,乡情乡愁永远是自己的梦,更是写作的源泉。张胜开写道:“大北苏就是我们的家,大槐树就是我们的根……”这一句简单朴实的话,才是真正的乡愁和乡情。“也许在河北、在中国,大北苏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可是,出生在大北苏村的所有人,无论你飞得再高,发展再好,总是飞不出家乡的牵挂和梦想。”

          张胜开来到泥坑酒业参观的时候,副总经理张艳辉在讲解的同时,提到了凤来仪诗社成立时张胜开写的贺诗《泥坑酒醉了边疆》:
          泥坑酒 整三箱飞跃千山万水来到万里之遥的新疆酒香引来了燕赵的游子他们欢笑着齐聚满一堂酒不沾的中院院长大喊着把我的酒杯满上满上一杯酒下了肚七十有五的地委老书记泪流脸庞喝下泥沆酒犹如回到了家乡听着家乡的土音品着泥坑的醇香谁还会把这里当成是边疆飘落在异域的游子呀一杯杯盛满思乡情一句句牵挂着爹和娘家乡的美酒染香了异域的风情泥坑酒醉了喀什边疆
          远在他乡,泥坑酒是游子对故土的牵挂。张胜开说,“每次聚会,餐桌上只要有泥坑酒,不管你酒量大小,一定是不醉不归。”

          这些年里,只要谈到宁晋,张胜开可以滔滔不绝,甚至拉着陌生人谈上半天。从青年迈入中年,他双腿受过很多次伤,但在故乡的土地上走路,多久,他说都不会累。
           “一旦家乡变成故乡,方才明白自己唯一的家就是故乡,外面所有的家都不是家,充其量就是一座房子。”张胜开说。